当前时间 :
您的位置:主页 > 游记 >

游记

    拜谒闯王陵

    作者:        发布日期: 2016/11/2 19:13:53    查看次数: 2

    之所以会想起来去闯王陵,完全是因为比预计时间早一天到了常德,而机票又改签不了,只能干等,闲着也是闲着,就找找附近有什么可去的地方,查到了位于石门的闯王陵,寻思离常德应该不远,便动念去那里看看。

    早上从宾馆去近在咫尺的长途车站,却因为贪睡去迟了十分钟,去往石门的车刚开走,而下一班得等三个小时,到中午十二点。正打算放弃计划,就在常德市区逛逛时,另外一辆车的司机过来拉客说,可以坐他的车去澧县,然后再转去石门,顺路,于是便上车。

    之前没查地图,万没想去石门竟然那么远,去澧县的中途转车,两个多小时才到,又从石门乘车去夹山,折腾到下午一点左右才站在了闯王陵的门口。

     

     

    但凡名人,死得特别点的,总会有他其实未死的传闻流出,例如猫王,例如李小龙,例如黄家驹,而李自成以帝王之尊(虽然只当了43天),且又是在败兵途中出的事,关于他的归宿更是引得史家众说纷纭。而此地,就是其中一说他最终归天的地方。(前几日去的辰溪大酉山丹山寺也是其中一说)

    闯王陵是在原奉天玉和尚墓址上建的陵园,建制不小,有两公顷,里面陵卫、牌坊、神道、陵寝一应俱全,特意踱到李自成纪念馆里看了半天,里面列出各种证据证明此地埋葬的奉天玉大和尚就是李闯,说得有鼻子有眼,我等不是历史学家,也就姑妄听之了。(以前看到过通城和通山争论哪里的九宫山才是李自成殒命处,也是各种学术论文,说得言之凿凿,看得人眼花缭乱)不过,那几首号称李自成残留的梅花诗倒是写得够烂,像是他这种粗人的手笔。

     

     

    颇为壮观的寝陵前赑屃驮碑示“奉天玉大和尚之墓”,寝陵里的镀金塑像自然是李自成了,在寝陵后的明楼里,赫然竖着一碑,上面乃是本朝太祖手书“大顺帝李自成将军”。李自成也算一代人杰,中国数千年,以平民流寇出身造反起家,最后做到倾颓天下改朝换代的,也就是刘邦、朱元璋、他和太祖等几人而已,想必太祖对他也是惺惺相惜的,进北京前还专门提到说“我们可不能学李自成”,警示自己别重蹈覆辙。

     

     

    整个陵园最大的特色是很多建筑都是海外华人捐资建的,小到神道前的牌坊大到整个陵寝,这倒是怪有意思的,为何没有国内的大佬捐资呢?是因为没有闲钱?还是因为对李闯不感冒?或者是对文化建设不感兴趣?

    在马路的另一侧就是奉天玉大和尚曾担任过住持的夹山寺,又名灵泉寺,也是“茶禅一味”的发源地,据说日本茶道便是以此为宗的,前些年还有日本茶道专家专门来此朝宗。

     

     

    进了寺门,便是一亩方塘上悬折桥,桥中有一亭,曰兰清亭,看题匾是苏轼,小小地吃了一惊,这个毫不起眼的小亭竟有如此大家题名?穿过亭子,再回头,另一侧又悬一匾,写的仍然是兰清亭,不过这次的落款是米芾,更吃惊了。整个寺走下来,发现几乎每个牌匾都是名家笔迹,有颜真卿、赵孟頫、启功等等,就连小小一个斋堂都是东坡居士题的,严重怀疑这些都是集帖,否则这寺庙也太牛X了。倒是赵朴初老先生的墨宝有可能是专为本寺所书,这符合他爱到处题匾的作风,数了数,包含寺名在内最少有七块牌匾都是他老人家所题,大汗!

     

     

    寺里相当清静,既无游人也无和尚,其中在大悲殿的后墙下面有个略显隐秘的小门,从那里进去曲曲折折可以从法堂的菩萨像下面出来,据说那是李闯当年建造的用来藏匿战备物资人员的秘宫。由奢入俭难,做过了皇帝的人当个和尚也不安分。

    走着走着,来到一个四面矮墙包围的小小的佛堂,在那里值守的是个中年女子,她见我挎着相机又只拍建筑和风景,以为我是记者,提醒我佛像是不能被照相的,我便借机和她聊了聊。她是个居士,且不是本地人,从江西过来护法,问她何以那么远来此地,她说以前来这里上过香,这里的菩萨很灵,且此地很清静,适合修持。她拿了三支香给我,我向来不拜佛,谢绝了她的好意,合什告辞,她也没多说,淡淡地笑了笑,闭目拈佛珠继续念经。

     

     

    走回大雄宝殿,值守的竟然也是个中年女子,她倒是石门本地人,也是来护法的,问起此寺何以不见和尚,她说临近春节,和尚都作过年的准备去了,只有早晚课才来。看来还是中国传统的力量大啊,一个春节就可以盖过各种佛诞。

    在大雄宝殿的侧面墙上,挂了几块黑板,上面用粉笔写了一些偈语公案等,书法不好,但确是手书,由此也可见此寺的和尚确实是在修持的,否则,哪用得着手写,直接挂点印刷品,比这精美又可以作为寺庙的点缀糊弄游客。

    走回马路边,看到在闯王陵旁边不远有郑洞国将军之墓,就顺道去瞻仰了一下。简简单单的一座石墓,没有多余的遮蔽,就这样在细雨中湿漉漉地立着,作为参加过国民党多次重大抗日战役的一代名将,比起前两日去的凤凰山上囚禁过的那位把东三省拱手送日本人的张将军,得到的待遇可谓天差地别。

     

     

    在泥泞的马路边等车回石门,这时来了位老太太,看样子也是要去石门的,就和她聊了两句。等了好久,终于来了辆出租车,拦下后问了价,虽有点小贵,但想此地偏僻又时近傍晚,有车已属不易,就准备上车,并让老太太一块儿走,我替她出钱,却被她一把拉下,说他讹你呢,硬不让我上。又等了一会儿,来了辆拉客的私车,老太太上去和司机讲好了价,叫我上车,果然便宜很多。在路上,司机说听你口音不是本地人吧,我还没来得及回答,老太太接过话头说“他不是可我是啊”,又言道人家大老远来玩,怎么能让他被讹诈,这不是丢石门人的脸么?真是位可爱的老人家!后来司机听说我今晚要赶回常德,特意绕路把我直接送到了长途车站,在朦胧的暮色中赶上了最后一班回常德的车……



    其他图片一并放于下面